中国文明网联盟主站
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返回首页
首页 >> 未成年人 >> 正文

爱书——始于童年

2017-03-15 来源:武平网

春节前,我照例打扫一遍房子。那天,先生看到我整理一大堆旧书刊,便建议卖掉一些,女儿也在一旁帮腔。我有点犹豫。我翻着这些书,联想到它们的来历:有老家带来的,也有外出旅游或学习时买的,文友送的,还有一些专业书,每本书都有故事啊,怎能随便舍弃?先生和女儿看我这本也舍不得那本也舍不得处理,一脸困惑,继续你一句我一句劝说:“卖吧,卖吧!”但我就是无动于衷,仍旧珍藏起来。 

  正月初二,回老家武平中山。见到老爹老妈,高高兴兴叫声“爸”“妈”,仿佛自己也是小孩子,虽然没有孩童般娇气,但父母健在,心有所归,这种幸福无法用语言表达。家长里短一番后,我拿行李到楼上,经过我父亲的房间门时,猛然发现父亲房间有个熟悉的老木箱子。那是当年父亲在上峰时装书用的,是粗糙的杉木板钉的,我走进去打开,里面全是书,有的新书,应该是刚看完不久放在那儿的,也有旧书,也有不少是我读过的。整个箱子有点凌乱,未曾整理。床头像往常一样放着书,我又打开他的一个旧桌子的几个抽屉和桌子柜,里面全是我的书,从童年的小人书到学生课本,都有,有几本书甚至还有当年挂历、报纸包装的书皮。那是父亲亲手帮我包的书皮,如今挂历、报纸发黄了,斑斑点点,但书本还是完好无损,丝毫不影响阅读。那些书里有我不同时期用钢笔、圆珠笔或铅笔写的字、画的画和划的线,记录了我的成长经历。这个木箱子和旧桌子,我原以为多年前搬迁时会处理掉,没想到,父亲还收藏着。看到这些书,儿童时的一幕幕情景不时浮现在眼前…… 

小时候,父亲三五天就得去镇上,还经常去县城,总爱带着我,我们在今叫古街的地方父亲匆匆买完东西后,他就要到中山文化站。记忆里的文化站十分简陋,几根木柱支起的屋顶上盖着泥瓦,平时光线不好,下雨天感觉暗暗的。里面有书报架,上面摆放着报纸和书刊,报架前有几张笨重的长板凳,看书报的可以几个一起坐。读者年轻人较少,中老年人居多,有的还戴眼镜。我父亲一看书报十分投入,一呆就是半天,经常忘了我的存在。我不识字,在里面闷得无聊,又没有小伙伴,总感觉有点怪,我又不敢催父亲,只好乖乖地坐在他旁边随便翻翻,父亲看到我装着大人般样子翻阅,特高兴。那时候,我天真地想,书报上到底有什么东西会让大人们着迷呢? 

父亲爱看书,也常买书,却很少买零食哄我。这样,日积月累,父亲给我买的书不经意间多了起来。一次,我把家里的一本连环画带到小学去,同学见了,一窝蜂围过来,央求我给他们看,得知我家里书多,要求我多带几本去。我小时候怕父亲,不敢自作主张带去。一天中午,我带着一群同学来到家里,趁父亲午休,我们蹑手蹑脚进去翻箱子拿书,结果还是被他发现了,他还以为是小偷呢。得知真相后,他并没有生气,他要我们先去洗手,规定不能乱折,撕破,然后他就出去了。同伴们或坐或站木楼板上迫不及待地阅读起来…… 

父亲爱读书报,耳濡目染之下,我也和书结下不解之缘。书给了我美好的希望和无穷的力量,每天不离不弃,它丰富了我的生活,填补了我的空虚,成了是我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。 

刘春英:武平县中山上峰村人,现定居厦门,从事幼教工作,教学论文多次在厦门市教师教育书刊和省幼儿教育教育刊物等发表,并获区级、市级、省级、国家级奖。业余时间喜欢写散文。 

责任编辑:石 开连
相关报道
版权所有:中共武平县委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
技术支持:人民网福建频道